blog

我们的模块化大脑如何将世界组合在一起

<p>想象一个好朋友</p><p>想象一下他们的脸,他们的声音,他们的身高,他们通常穿的东西</p><p>您可能会惊讶地发现您刚刚使用了大量不同的大脑区域来回忆这些信息</p><p>奇怪的是,没有单一的大脑区域参与代表我们认识的人</p><p>看到朋友的脸或听到他们的声音激活了大脑的不同部分</p><p>这是因为大脑是模块化的</p><p>它由执行特定任务的众多区域组成</p><p>模块化最引人注目的例子是面部感知网络</p><p>面部选择性地激活跨越枕骨和颞叶的不同脑区域链</p><p>对这个网络的破坏严重损害了面部识别能力,这种情况称为prosopagnosia</p><p>在猴子和猿猴中也发现了类似的面部区域网络,这表明模块化面部网络是进化适应</p><p>拥有专门的面部处理硬件可能让我们能够快速识别敌人的朋友,这种快速识别无疑将帮助我们的祖先应对生活在社会群体中的压力</p><p>虽然重要,但面孔不是我们用来识别人的唯一信息来源</p><p>只需听到他们的声音就可以认出某人</p><p>实际上,对他们的面部处理网络造成损害的患者仍然可以通过他们的声音或他们的穿着方式来识别人</p><p>但是,在分析身份方面没有单一的大脑网络</p><p>声音由位于听觉皮层中的区域处理,并且身体区域在解剖学上与处理面部的区域不同</p><p>那么大脑如何结合这些不同的物理线索来产生独特个体的感觉呢</p><p>考虑一个模仿政治家的喜剧演员</p><p>喜剧演员可以唤起对另一个人身份的强烈感觉,即使他们与被模仿的人缺乏明显的物理相似性</p><p>同样,演员可以通过改变他们的声音,姿势和移动方式来创建各种各样的角色</p><p>如果处理面部,身体和声音的区域在解剖学上是截然不同的,那么我们对另一个人身份的统一意识是如何形成的</p><p>这些不同的网络如何相互通信</p><p>我们最近在脑成像研究中探讨了这个问题,该研究检查了面部和身体网络的空间组织</p><p>我们使用磁共振成像(MRI)记录大脑活动,同时参与者观看面部,身体和普通家庭用品的图像</p><p>我们检查了两个面部区域的大脑反应,一个区域与记忆相关,另一个区域涉及视力</p><p>在视觉区域,对面部和身体的反应显示出模块化组织</p><p>我们发现面部和身体选择区域在空间上彼此不同</p><p>然而,在记忆区域中,面部和身体选择性反应类似地组织,因此优选面部的区域也显示出对身体的偏好</p><p>一群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检查了猴子的大脑,发现了类似的结果</p><p>在这项研究中,猴子被展示了面部,无头的身体和整个身体的图像,面部完好无损</p><p>结果显示,与单独的面部或身体相比,相同记忆区域中的面部区域优选整个身体的图像</p><p>重要的是,对整个身体的反应大于对孤立的面部和身体的综合反应</p><p>这些研究表明,来自面部和身体网络的信息汇集在形成记忆的大脑部分中</p><p>以前,据了解,这些记忆区域与知道面部是否熟悉有关</p><p>这个新的证据告诉我们,记忆区域也负责将不同的感知线索结合在一起,以创建我们遇到的人的整体,综合表征</p><p>这些研究结果说明大脑如何使用不同的组织方案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的社会世界</p><p>模块化组织可以快速有效地提取有关我们周围人的重要信息</p><p>然而,大脑还必须将来自这些不同系统的输出绑定在一起,以跟踪我们与之交互的所有不同的人</p><p>这样做有助于我们组织复杂的朋友,家人,同事,Facebook熟人,公众人物和名人的网络,

查看所有